宫振胜:中国不能只生产书呆子了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1-07 17:48

  如果你是一名大学生,学校中有开设批判性思维的通选课,那你有福了。赶紧选修这门课,这很可能是你这辈子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

  大学理应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就算没有专门开设这门课程,学生也能在逻辑学导论、哲学原著选读、普通心理学、经济学原理、社会学概论等课程上领会批判性思维的精神。

  宫振胜长期在青岛大学讲授形式逻辑和西方哲学相关课程,在负责博雅班的西方哲学原著选读课程时,机缘巧合之下,同事推荐他参加第四届全国批判性思维教学研讨会和教师研习班。

  这届会议是2014年7月在北京大学举行,会议上,宫老师和同事发表了题为《由孔融让梨故事在中美学生中的不同遭遇看批判性思维》的报告,引发了很多讨论。

  宫老师借用道金斯的模因概念,打了个有趣的比方。他认为,人的习性和能力,一方面受生理基因的影响,另一方面则受文化基因的影响。优质的教育能突变人的文化基因,从而改变人一生的轨迹。

  几十年的教学经验让他更清楚地体会到,中国曾经教出了多少书呆子,而批判性思维教育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善这一状况。2014年至今,宫老师与同事在青岛大学的博雅班开设了专门的批判性思维课程,希望能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大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训练方法。

  课程开设的最初,学生对这门课的评价,两极分化很严重。有人爱之如蜜糖,有人弃之如敝履。宫老师拿起茶杯,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态度说道:一些学生对标准答案的执着让他们难以接受没有定论的课程,这些学生从小就没有养成自我反思的思维习惯,一时半会难以接受这门致力于训练学生之思维方法的课程。

  我们不难理解这些学生为什么对批判性思维课程的评价很低。宫老师介绍到,一些教师,尤其是哲学系的教师在开设批判性思维课程时,往往不能向学生给出明确的结论和回答,反而提出了更多的问题。学生在一学期开始时,带着一两个困惑和问题走出教室。一学期结束时,带着十几个困惑和问题走出教室。很多学生觉得自己没有任何收获,这些哲学系的老师全都是在瞎扯淡,没有让自己学到任何知识,反而把自己越教越糊涂了。

  在青岛大学,学生有权为课程评价打分。如果一门课程的评价太低,变成了全校最靠后的5%,那会对任课教师的职业发展造成不小的负面影响。所以,如何让学生多重视学习的过程,少执着于确定无疑的结论,这是批判性思维课程在青岛大学的推进过程中,遇到的一大障碍。

  在宫老师看来,学生对批判性思维课程的不适应,是相对容易克服的小障碍。真正难以克服的障碍,是整个社会文化舆论对批判性思维的误解。在某次座谈会上,宫老师在介绍批判性思维时,有人质问他:“你到了家里也是这么教你孩子的吗?”这种质问显然是出于对批判性思维的误解。提出这种质疑的人,误以为批判性思维就是不讲道理的抬杠,而不是审慎、明辨的思维。

  困难总是存在的,也是需要去慢慢解决的。虽然嘴上怪罪某些学生孺子不可教,但宫老师的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对课程做出了迭代优化。他将许多外国的教学材料进行了本土化的处理,在学生们的帮助下,从互联网上搜索了大量有趣的案例,并且结合自身二十多年的法律工作经验,为学生打造了一门更接地气的批判性思维课程。

  探究式教育强调学生的主动学习能力和主动思考习惯,学生承担了更多老师的角色,而老师则在一旁辅助,只在必要的时候给予指导和帮助,不会替学生完成思考任务。很多传统的老师太“自恋”了,他们专注于将自己的思想复制到学生的脑袋里。然而,真正能帮助到学生的,是让学生学会自我教育,而不是学会被人教育。

  令人庆幸的是,宫老师的教育理念,得到青岛大学的教务处的大力支持。从2018年初开始,宫老师和其他六位教师一起,将原本只供给博雅班和哲学系的批判性思维课程,扩展成了针对全校所有院系之学生的核心通选课。在一些教学软件的帮助下,七位教师能每周能排三次课,每门课最多100人。这门课计划每学期都开,理论上,一个学期就能为300位青岛大学的学生提供批判性思维能力训练。

  青岛大学的这门批判性思维课程,和别的学校还有一些不同。宫老师和同事们结合儒家思想,提出“君子审辩思维”的原则。君子的儒雅形象,能淡化人们对批判者的排斥态度。批判性思维本就强调善意、包容和同情式的理解,思维的犀利和人格的魅力,完全可以兼容,一点也不冲突。

  当学生产生了与教师不同的观点时,教师不应以权威的身份强迫学生接受他的想法,而是应以说理的方式,平等地与学生探讨问题的多个方面与各种可能性。教师要能坦率地承认自身知识的局限性,承认自己的偏见和错误。这是为人师表,言传身教的基本要求。

  与其说批判性思维是一种思考技巧,不如说它是一种品格和习性,一种人格魅力。这种魅力的一大特征,就是敢于发现并承认自己的错误。

  用批判性思维的技巧打别人的脸很容易,打自己的耳光就难了。在正反正的写作练习中,许多学生只能想到如何正面陈述支撑自己所认同的观点的论证,想不到反对自己的观点之人,会做出什么样的合理论证。有很多人把别人都当傻子,以为只有自己才是聪明人。别人都是井底之蛙,只能盲人摸象,只有自己才开启了上帝视角,几乎全知全能。

  为了帮助学生跳过这个坑,宫老师会组织同学们分组进行探究型与合作型的辩论。与常见的大学生辩论赛不同,合作型辩论不是选出某个议题,再强制分出正反双方,最后坐下来观赏两方的唇枪舌战、口才表演。合作型辩论更像企业中的不同工作团队为了共同的工作目标而据理力争。双方并不打算战胜对手,证明对方是弱智,而是将对方看作合作伙伴,共同理清问题的本质,商讨问题的多种可能解决方案,并选出其中最现实,也是具执行性的一种。

  1.教师除了自己要为人表率之外,还要细致地观察学生的言行态度,将重点放在品格和习惯的塑造而不是技巧的传授上,通过生活细节来改变学生的行动,让学生线.在授课时,不要照搬国外的教学材料,要结合学生的具体需求和特性,针对性地设计适合他们的课程。很多时候,可以和学生共同探究,究竟什么样的方式最适合批判性思维能力的培养。

  3.可以考虑请校外的专家来给学生讲讲工作中的批判性思维。大学里的老师喜欢讲太多理论,而且和学生之间没有距离感。学生更吃校外企业界专家的那套说法,可操作性更强一点。

  1.要重视思维能力的培养,少执着于所谓确定无疑的标准答案。很多时候,那些东西都不是标准答案,而是写书的人希望你相信的标准答案。

  2.要有自己的使命感和意义感,不仅要从批判性思维中学到一套技巧,更是要学会认线.要成为一个见多识广的人。不仅要多读书,还可以去企业或其他地区游学,了解不一样的视角,这样更有利于自己学会换位思考。